關于家的一番感悟文章

家是黑夜里的一盞燈,無論你走多遠,它都照耀著你的前方;家是泛黃的一封信,無論你貴賤如何,它都把你深深地召喚;家是風浪里的港灣,無論你多么的疲倦,它都隨時為你停泊靠岸。

jaideganwuwenzhang

人們常說陜西人戀家,無論身在何處,每逢春節,總要長途跋涉回家過年。做為他們中的一員,我也不例外。我在省城打工,從上一個春節到這個年底也不曾回家。家就這樣在一年的歲月里輪廓變淡,牽掛變濃。終于在三百六十五天的量變里,達到了年底回家質的飛躍。也許在這種時刻人才能明白歸心似箭的道理。

 

在購置了年貨以后,我坐上了回家的車,這種感覺真的很舒服。盡管在即將過去的一年里,我出差坐過無數趟車,但卻沒有半點愜意。因為我要去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人去打交道,而且歸來時還要有成交的單子,這不是誰給我的任務,因為我而就是賴依這些單子所產生的效益存活。現在我坐在這趟車是回家而不是出差,往日里出差的一切顧慮在如今已蕩然無存了。我想這次回家是一次精神的放松,也需要為浮躁的靈魂找一方片刻的安寧。家在朦朧的感覺里既是客觀存在的實體也是靈魂皤依的伊甸園。

 

大概兩個多小時的車程,我終于回到了闊別一年的家,回到了去年僅住十余天的新房。突然感覺結婚才剛過幾天,然而風塵仆仆的倦意告訴我,結婚已經一年了。母親已提前一星期給我們把炕燒熱乎了,父親也在我回家的前一天給我們把爐子生起,家里該置辦的年貨也已基本弄好。我就把一年來那份孝敬化做的新衣裳送給了二老,從他們甜蜜的笑容里我看到人世間最美麗,最純潔,最開心的笑容,可我內心的那份虧欠不是小小的幾件新衣裳所能表達。我們每年都是在最清閑的時候離家,又是在最清閑的時候回家,而中間最漫長忙碌的日子卻全給了二老。看著他們的年邁和見到我們的歡喜,我真的說不上是一種什么滋味,也許是澀澀的甜吧,好象還不是,不過它絕不是一種純正的味道,而是很多味道的攪和。此時,我又想起了一句古語:風欲靜而林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。

 

在家的幾天里,母親總是一早就做好了飯,父親也是什么也不讓我們做,我們呢每天起來把飯一吃,然后就去親朋家去坐坐,去耳聞他們一年里的一些變化和鄉村的一些變化。晚上母親又把炕給我們燒熱,我們要自己燒,母親總說:一年沒回來了,到鄰居親朋家多坐坐,你們回來就幾天時間,就盡情地玩吧,在外面也經常是個忙。其它事有我和你爸張羅就足夠了,我又是一通無言。

 

我們在外面,冬天就用電熱毯把被窩烘暖和,等睡覺的時候就把它關掉了。母親還是給我們燒炕,我們好幾次說不用燒,晚上太熱。母親說:窯洞里一年沒住人了,寒氣大。而我們在家蓋得都是去年才蓋過幾次的新棉花被褥,一點也不冷。剛回來還有點不適應這么暖的溫度,或許還更是年輕人的火氣大,所以每天起床感覺喉嚨干燥的很,至于那份母愛我們是無法拒絕的。于是熱炕我們晚上都不睡,睡在窯洞里我們結婚時買來還沒睡幾次的新床上。

 

是呀,這就是家。一種打斷骨頭連著筋的親情,一種不管你長多大依然為你敞開大門的地方,一種不管你是丈夫還是父親,卻依然把你當孩子的地方,一種不管你是位第人臣,還是一介布衣,都把你牽掛的地方。家,一個溫暖的地方,一個可以安慰靈魂的地方,一個讓你在困境時擁有動力的地方,一個讓你可以避護風寒的地方,一個讓你念念不忘而又肅然起敬的地方。一個可以盛放酸甜苦辣的味劑盒,一個可以讓你終身品味不已的地方,家!

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

支付寶掃一掃贊助

微信錢包掃描贊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