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于懷念我的同桌文章

抱著一束野菊花來到山上,來到那座不起眼墳前。旁邊雜草不多,稍作清理,墳顯得更冷清。她生前一貫整潔,我小心翼翼將野菊花放到墳前。懷著沉重的心情,一下,兩下…….默默鞠躬。面對冷清的墳,百感交織,不覺潸然淚下。一座孤單的墳,一顆牽掛的心,勾起不算太遠的童年往事。

huailiantongzhuo

在我能記事的時候,我的世界里就有她,她的世界里就有我。后來聽大人說,我們兩個打從兩歲就在一起玩,是最好的玩伴。太早的情景已記不起,比較清晰記得的是我們兩個一人一個波板糖,你舔舔我的,我舔舔你的,弄的滿臉粘糊糊,像偷吃沒有抹嘴的小花貓。大一點的時候,就一起玩“過家家”游戲,一人扮男孩,一人扮女孩。有時拿來凳子做我們兩人的小寶寶。到了上幼兒園的年紀,我們哭著被抓進幼兒園,熟悉那里的環境后,肆無忌憚的瘋玩搗蛋……..。在我的記憶中我們從來沒有打架,合起來和其他小朋友打架倒是有過的。我們也從來不會爭玩具,要說爭過什么,就數爭著給大人抱了。

 

大一點,我們由幼兒園到了小學的校園,那里有更多的同學。有些調皮的同學,見她瘦瘦弱弱圍著她笑嘻嘻說,瘦的像猴子,瘦猴、瘦猴。她生氣的說“我才不是瘦猴,我叫張筱筱。”調皮的同學見老師走來,做著五花八門的鬼臉跑開了。她撅著嘴,回到座位。我靠過去說“今天放學后我們去那里玩?”她拿起粉筆在書桌上畫下一條線,說“再也不理我了,誰叫我不幫她說清楚她不是瘦猴。”我說“以后我幫你罵他們,他們這么壞,我們不要和他們玩。”她笑了,我也跟著笑了。擦去書桌的線,拉起我的手說要拉鉤為算,“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。”放學路上,調皮的男孩一路逗她,“瘦猴,瘦猴。”我站出來,說“瘦猴的爸爸很厲害的,小心她回去告訴她爸爸。”也許,小孩子是最怕大人的,他們不敢再放肆。我輕聲對她說“瘦猴,這個外號挺好聽啊。要不以后就叫你瘦猴吧?”她睜大眼睛說“真的好聽嗎?”我點點頭,她說“那好吧,以后就叫瘦猴。”

 

我們家離的很近,兩人常到對方家玩,對我而言瘦猴家就是我家。累了,我就在瘦猴家睡,每次睡覺,起初是同個方向的,瘦猴一百八十度轉彎,她的腳到了我嘴巴這邊。有次,做夢夢見咬著大大的雞腿,我狠狠咬下去,瘦猴“啊”了一聲,跳起來,醒來后才發現那是瘦猴的腳,瘦猴的腳留下五個牙印。瘦猴哭著說“以后都不要我一起睡了。”
瘦猴喜歡野菊花,每次去后山采摘她都會叫上我,摘來的野菊花扎成一小扎好看極了,每朵綻放的野菊花都像瘦猴笑開的小臉。累了,找個地方坐下來,聊很多話題。瘦猴說“以后長大要把這片山全都種上野菊花,以后就可以摘好多好多……. 。”

 

我家門前的小河是我們的樂園,摸到河里抓蝦。在河里打水仗,將水波到瘦猴身上,瘦猴將水波回到我身上,玩的不亦樂乎。到了晚上臨睡前才想起功課還沒有做,累的躺在床上,我想明天找瘦猴幫我做就可以了,呼呼睡著了。瘦猴也是這樣想的,明天找我幫她做。到了明天,我們兩個都沒有做。老師罰我們留堂,直到寫完為止。那時候我們被罰留堂一樣開心,一時偷笑,一時拉拉對方的頭發,一時踢踢對方。鬧過之后我們還是會很認真把它寫完。

 

上了五年級,我們更好了,一起上課,一起下課。晚上,不是她跑來我家,就是我跑到她家做作業,有時,因為不同觀點爭得面紅耳赤。我們一起學習,一起討論,一起進步。當站在領獎臺那一刻,我們相視一笑。

 

五年級的夏天,我家門前的龍眼依舊結滿枝頭。令人垂涎欲滴的龍眼,讓人忍不住多望幾眼。我躍躍欲試想爬上去摘下幾個嘗嘗,正想爬上去,瘦猴攔住我說“危險,要不得。”看著樹上的龍眼,真想摘下幾個嘗嘗啊。瘦猴看看我說 “我來吧。”說著,模仿男孩子搖搖晃晃爬上去,剛要伸手去摘,一不小心就從樹上掉下來,不一會兒,她的嘴角流出絲絲鮮血,著急叫來瘦猴爸爸,瘦猴爸爸匆忙抱著瘦猴往醫院奔去。

 

時間似乎變得漫長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心中叨念,各路神仙快快顯靈保佑瘦猴。第二天早上,有人沸沸揚揚說“有個女孩昨天摘龍眼摔下來,送去醫院搶救無效死亡了。”我沖出去,不可能的,不可能是瘦猴的。來到瘦猴家門口放著一口棺材。一下子覺得山崩地裂,天也似乎變成黑色。離棺材僅幾步之遙,我的腳好像上穩了螺絲,怎么走都走不過去,腳下有千萬斤重。瘦猴爸在門口癱坐,手里燃著讓人迷離的香煙。瘦猴媽發瘋哭著。瘦猴奶奶眼淚汪汪往下流,眼睛腫的像個包。

 

在棺材旁,地下鋪張席子,瘦猴安靜的躺著,換上新的衣服,頭發梳理的整齊。正想伸過手拉瘦猴,媽媽沖過來一把把我拉走, 然后把我關在房里。我哭著,喊著,要見瘦猴。媽媽嘆了口氣說“瘦猴爸媽白頭人送黑頭人已經夠傷心了你這孩子就不要過去添亂了,乖乖在家里呆著,媽嗎過去看看有什么幫得上忙的” 媽媽出去了。不知是什么時候,我哭著睡著了。夢里我夢見和瘦猴一起上學,一起討論學習上的難題。我們站上領獎臺的那刻,我和瘦猴又笑了,那樣開心………。

 

第二天凌晨,一陣陣哭聲把我驚醒。哭聲中摻著幾聲“孩子一路走好…..。”我沖過去拉門,門給媽媽鎖住了。我大聲喊著“放我出去,
我要去送瘦猴…..。”媽媽沒有理會我,我倒在地上,竭盡全力嘶喊“瘦猴,瘦猴。”不行,我一定要出去送瘦猴。我用力推開窗,跳了出去。瘦猴,等我。我沖著跑向山,不知是天未亮還是眼淚模糊了我的雙眼,前面的路我似乎看不清。多想通向山的路幾天幾夜都走不完,多想瘦猴滔滔不絕和我說說話。本是炎熱夏天,我卻感到很冷很冷,冷得邊跑邊發抖。一路尾隨來到后山,遠遠的,看見他們將瘦猴埋在那里。直到送葬的人離去,我沖過去,恨不得將壓在瘦猴身上的泥土扒開,叫醒她。我大聲呼喊“瘦猴,瘦猴。”直到聲嘶力竭…….不知過了多久,我覺得迷迷糊糊,跟著就什么都不知道了…….

 

等到我醒來的時候,發覺自己躺在陌生的床上,穿白袍的姑娘正從我的手上替我拔出打點滴的針頭,我焦急的問“我怎么會在這里?”她和藹的說“你醒了就好,別緊張,你是發高燒暈倒了給送進醫院的,現在沒事了,你好好歇著,我去叫醫生來。”一會兒,醫生進來了,翻開我的眼皮認真查看一下,又用聽筒探查了一番,滿意的點點頭,告訴那位姑娘,“病人已經沒有大問題,你通知病人家屬吧 ”等醫生和那個姑娘出去后,我感到很困,又迷迷糊糊的睡著了。等到再次醒來,發現媽媽不知道什么時候來了,媽媽緊緊的抱著我,媽媽沒有說話,我發現我的頭發濕了,我知道媽媽在哭。許久,媽媽輕聲的好像是對我說,又像是自言自語“乖……多乖的孩子啊……清明,清明那天,媽媽陪你去,去看那孩子…….”媽媽哽咽了。

 

十年過去了,每年去看瘦猴,我的心還是當年的痛,我眼中那座墳似乎永遠是座新墳。每次離開都不忍心再回頭看,孤孤單單的墳,冷冷清清的山。唯一和瘦猴為伴的只有每年這束野菊花。

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

支付寶掃一掃贊助

微信錢包掃描贊助